字:
关灯 护眼
三六五小说 > 清宫 > 第五章 气走明珠

第五章 气走明珠

我这边不出声胤褆的老母惠妃娘娘便坐不住了,一天三顿的往我的熙和殿跑,可,每次不是遇到我‘昏迷’不醒,就是已经服药‘安睡’。

    康熙期间也来看过我两次,第一次当给我讲起我被谁所害时,看到我‘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康熙只得命御医前来诊治,其实,我吐的确实是人血,不然也不过了御医那关,只是,这血不是我自己的而已,是侍卫长他捐献出来的。

    经过几次的刺杀我每次都在康熙面前为其开脱,致使侍卫长从没有受到过责罚,也使得这侍卫长渐渐成为了我的心腹。就像这次,没有受到我开脱的那五个侍卫都被砍了脑袋,和脑袋相比一点点血确实不算什么!

    面对我的情况康熙也很头疼,胤褆此刻还被关在家里,这惠妃娘娘自然也是心疼自己儿子,天天都在康熙面前晃悠。

    要是以前康熙肯定就直接委屈了,我这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家伙了,可是,现在康熙的军饷还指着我给赚呢,而且随着市场的饱和,镜子和牙具的需求已经大大降低,专售店的收入自然受到了直线影响,康熙还指着我拿出新的产品来更新市场呢。

    就算是为了我所说的新军械,康熙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让我受到委屈,更何况此次受伤,我确实是伤了元气。

    康熙这次也真的是对胤褆动了真怒了,因为,这段时间其他那些阿哥们看到我身边的御前侍卫自然都收敛了起来,知道这是康熙庇护我的表现,大家都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触康熙的霉头。

    而,这胤褆明显就是个二货,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派人刺杀我。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这人犯错误是难免的,可是,这脑子笨该怎么办呢?’

    对于胤褆的这个性格和脾气康熙是真的非常伤脑筋,这么暴躁易怒又容易受人挑唆大脑,康熙也觉得异常头疼。

    这胤褆是所有阿哥中年龄最大的,自然也帮康熙做了很多事,其中军功也立了不少,由于这家伙头脑简单,自然对康熙也很忠心,这是康熙需要的。自然康熙也不会为了一些小事去真的将胤褆咔嚓了。

    时间大概过了半月有余,我估摸着康熙的耐性也被磨的差不多了,自然是在侍卫们和小盛子的搀扶下来到康熙的养心殿。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做好!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此刻从养心殿里正传出康熙发火的声音,这不是康熙演戏给我看,而是真的遇到了什么让其不开心的事情。

    “臣等死罪!”听着这声音好像是索额图等大臣的。

    “皇上,四贝勒在门外求见!”太监梁九功悄悄的给康熙说道。

    “快宣!”康熙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我被侍卫搀扶进大殿,一脸的苍白蜡黄反正是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可怜,这一屋子的大臣们都是康熙的左膀右臂,自然知道我这个四阿哥的能耐,单单会赚钱这一点,就让在座的很多老家伙都对我有点好感。

    “儿臣,叩见皇阿玛!愿皇阿玛万福金安。”我颤巍巍的让搀扶我的侍卫和小盛子松开我,恭恭敬敬的给康熙行叩拜之礼。

    “小四你身体欠安,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你快些起来回话!”康熙这次倒是真心的,怕我一个头磕下去就昏死在这大殿上,那众大臣还不在背后说他圣德有亏。

    小盛子连忙上前想要扶起我,我挡开了小盛子的手,继续跪在地上,毕竟这面子活要做就要做到位才行。

    “皇阿玛,儿臣听说大哥因为儿臣的事情被您软禁家中,儿臣这是来为大阿哥求情的,望皇阿玛网开一面。大哥此次虽然派人刺杀儿臣,但究其原因也是因人挑唆,我相信如果知道真实情况的大哥,是绝不会做出此等事情的,希望皇阿玛能看在大哥往日的功劳上,饶恕大哥此次!”我跪在地上泣声祈求,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对兄长的关切之意。

    在场的众大臣中自然有人并不知道,大阿哥胤褆被软禁家中的具体原因,但是,此刻大阿哥胤褆遣人刺杀自己兄弟的罪名,算是被文武百官都知道了,这杀弟的恶名胤褆的名声算是就这么没了。

    康熙此刻也算是跟着胤褆丢脸丢到家了,毕竟这胤褆杀弟康熙却只是将其软禁家中,这与康熙一直在自己众儿子,中标榜的兄友弟恭完全不符,这看似我在为胤褆求情,其实这是在**裸的说康熙偏心。

    此刻要说高兴自然是索额图,索额图是太子胤礽的舅舅,而胤褆一直都是自己侄子取得帝位的最大对手之一,所以,此刻索额图听到胤褆的丑事被人揭开,自然高兴异常,只是索额图在犹豫要不要再添一把火。

    而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忧愁,这明珠此刻算是将我给恨透了,明珠是胤褆的老丈人。

    说完上面的话,我再次‘吐血’‘昏倒’在康熙和众大臣面前,康熙忙命人将我背到养心殿的内庭中歇息,又命人传了御医。

    而康熙和一众大臣直接将议事的地方转到了内殿,在经过御医的一阵忙活,我这才悠悠醒来。

    “小四,你醒了?朕正在和众大臣商量这次葛尔丹大举来犯的事情,朕知道你在领军打仗上也有些见地,你也来一起商议一番如何。”康熙看到我醒来双眼微眯的看着我,就像要在我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似的。

    “儿臣卑微愚见,如何能和皇阿玛的各位肱骨之臣相比!”我假意推迟道,可是脸上却是一幅诚惶诚恐的表情。

    “四阿哥莫要谦虚,听皇上说这前线的袭扰战就是四阿哥的灼见!”这明珠此刻又跳将出来,其意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是有意看我笑话让我难堪。

    “儿臣,不是推脱,皇阿玛也能看出儿臣此刻的状况,而且这等军机大事,皇阿玛圣明!自然知道此刻众臣和谐才能议出好的对策。”我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明珠的女婿派人将我刺伤,此刻明珠心中又对我有嫌隙,我此刻情况特殊,实在不是商议此等军机大事的最好时机。

    我的话自然气的明珠吹胡子瞪眼睛,康熙看了看明珠又看了看我最后好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明珠,今天看你也累了,你还是先行回府吧!朕与众位大臣有其他事情要商议。”听康熙的话就知道康熙选择了我,康熙对着明珠和颜悦色的开始赶人。

    “皇上!微臣绝不是那种会为私事耽误公事的不明之徒,还望皇上明鉴!”此刻要明珠走,明珠自然是不愿的。

    “你还是先跪安吧!”康熙看了看我的表情,于是下定决心要将明珠赶走。

    “微臣~告退~!”明珠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就是浑身哆嗦着。

    见明珠走远了,索额图这才眉开眼笑的给我讲这次的事情的始末。

    其实事情就是这样的,这胤褆去参加了对葛尔丹的袭扰战后,而葛尔丹这个家伙也算是个枭雄级的军阀同志,立刻就发现了袭扰战对自己这方的不利,于是,这才率部直接来攻打大清。

    而接到战报的康熙这才组织了众位军机大臣商议对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