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三六五小说 > 清宫 > 第六章 解开心结

第六章 解开心结

听了事情的始末我低头沉思,心中其实早就有了雏形的计策,只是我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这么早就将这个计策暴露出来。

    “小四,你是不是有什么好计策?”还是康熙了解我,每次我只要一皱眉一准儿是有了什么好计策,只是,心中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而已。

    “皇阿玛此事事关机密,不是儿臣信不过在座的各位大臣,只是,此事还事关一些其他的机密,还请皇阿玛准许我单独向您奏报!”

    “各位大臣你们看。。此事。。。。!?”康熙的看着面前的众位大臣言下之意自然是看大家是否都识趣。

    “皇上既然雍贝勒都这么说,我等自是遵从皇上的旨意。”其实这时很多大臣都是被皇帝叫来好一阵了,这些大臣们的年龄大多老迈,此刻也都有了些倦意,对于,我的提议自然是一百二十分的赞同。

    “那你们都跪安吧!待小四将计策禀明后,朕自然还是会招各位前来商讨的。”众大臣的倦意其实康熙也早已察觉,只是这等军情紧急的大事岂是儿戏,所以,康熙即使知道众大臣都很疲惫,但是,依然拉着众人想要议出个所以然来。

    “小四,现在你说吧!”其实这康熙在胤褆这件事情上对我是心中有气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又是有事要靠我解决,所以,康熙的的话语中这才带着几分冷意。

    “儿臣,敢问皇阿玛,儿臣是否皇阿玛亲生之子!?”对于康熙的冷意我是有气的,所以,这嘴一快就说出了此等,在清朝那个时代最大逆不道的话来。

    “你这逆子!此等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康熙一听原本压住的火气立刻蹭的一下就串了上来。

    “那敢问皇阿玛如果此刻躺在这里的人是二哥,皇阿玛会怎么处罚大哥!?难道皇阿玛就因为当初萨满祭司的几句话,就这么对待儿臣一辈子么?”

    “既然皇阿玛那么信任萨满祭司,那么请问皇阿玛萨满祭司可以让我大清国运昌隆么?可以让百姓安居乐业吗?可以让我大清的军事天下无敌吗?可以带您翱翔青天吗?我想他是不可能做到这些的,但是,儿臣却能!”

    我这也是气晕了,自从穿到胤禛这个倒霉家伙的身上,每天入眼几乎都是虚情假意,而且康熙这个便宜老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偏心异常,即使我现在能为康熙充实国库,但是,我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康熙对胤禛的这个心结不打开,那么我在处理很多事情时都会非常被动。

    “你。。。。你!我。。。。。!”我刚刚的话让康熙确实无法反驳,因为康熙不喜欢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康熙自己也在大脑中反复问自己,如果,此次受到刺杀的是胤礽,自己估计应该会暴怒吧!可是,为什么面对自己的这个四儿子时,自己就会有那么多的顾忌呢?是因为,自己真的信了萨满祭司的话吗?自己真的有那么偏心吗?

    “儿臣自知死罪,但是,还请皇阿玛容儿臣将心中行军之策献出,皇阿玛再赐死儿臣不迟。”我看着康熙脸色忽红忽白,心中也是忐忑万分,心说自己怎么永远都是这冲冲的牛脾气,不过说到死我倒是不怕的,毕竟我早已死过一回了。

    康熙看着此刻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四,心中此刻是心波跌宕,什么时候自己居然在自己的儿子心中成了如此偏心之人,要说在众儿子中真正能在危难时刻,帮到自己的也就眼前的这个小四了,小四不但让大清国库现在变得更加充盈,而且小四淡泊名利,每每有大臣给其的珍贵礼物,首先就是想到的自己这个皇阿玛!可是,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将其和胤礽同等对待呢?难道自己真的听信了萨满之言?

    难道是因为德妃?可小四是自己的亲生子啊,康熙看着跪在面前的胤禛,这一刻眼中的冷光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的那种亲犊之情。

    “小四,你身子不好,你先起来”康熙在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下了龙案扶起了地上我的。

    在康熙扶起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胤禛和康熙这对父子间的心结算是打开了。

    “其实,皇阿玛,儿臣今天之所以来为大阿哥求情,是真的不知道众位大臣都在,现在这个结果并不是儿臣处心积虑造成的。”我能从康熙的眼中看出,这康熙现在对我的态度的改变。

    “其实,儿臣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各位兄弟争什么,儿臣觉得,如果哪位兄弟真是有振兴大清的能耐和治国之才,儿臣到愿意辅佐他,如果他容不下儿臣,儿臣也可安安心心的做个富家翁,清闲逍遥的快活在山林之间,相比起现在勾心斗角的生活着,儿臣反而更喜欢逍遥山林间的那种闲逸生活。”

    其实,我这话倒是真心的,因为,我的性子一直都很淡漠,所以那种闲逸的田园生活才一直是我最喜欢的。

    “好了,儿臣说远了,现在儿臣把心中的那个计策告诉皇阿玛,请皇阿玛鉴评。”我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泪水,微笑的看着坐在内室御塌上的康熙,坐在康熙的腿边。

    其实,这个计策说来是有些繁复的,而且还涉及到了一些战阵演练和参战人员的选派问题。

    和葛尔丹所帅之叛军相仿的大清朝现下最强大的就是骑兵,但是,当下的大清骑兵的武器是在太过单一清一色的斩马刀。

    我的这个计策便是改变这种现状,挑选身强力壮的5000人成立尖刀营,配备精良武器铠甲,并将近期我和司制坊刚刚研究复原并改进后的连击弩装备上,而且,每个尖刀营的军士都要将其训练成类似死士的存在,每次出战尖刀营的官兵每人的马上将配备一捆炸药,并在冲锋的时候在马上使用连击弩和炸药。

    这个因为马上使用的武器很多,所以,这尖刀营的军士不但要求要懂良好的马术,而且因为要投掷炸药,所以,更要求这些军士要有良好的视力、臂力和腰力。

    本来我的计策是不止尖刀营这一个的,我还准备组建一支热气球空军和一支远程攻击战斗部队。可是,因为时间的限制,以现在的情况来分析,这支尖刀营是最容易组建起来的,最具有战斗力的部队了。

    听了我的话,康熙的双眼中闪动着激动和希翼的光芒,于是康熙立刻下旨给我安了个威远督军的职位,让我现下放下手中所有的事着手办眼前组军这件事。

    其实,组军这件事根本不需要我来操心,既然计策已经有了康熙自然是召集诸位军机大臣来商议此事,明珠这老小子此刻一定非常郁闷,因为,康熙这次没有召见其来一起商讨。

    这尖刀营的说法其实只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就是敢死队,这康熙手下的八旗的大营中,也少有哪个旗主愿意将自己手下的儿郎送来这敢死队。

    不过好在经过康熙老头子的斡旋,这5000人的尖刀营还是被组建起来了,然后,便是一些军机大臣对这5000人进行洗脑,使之完全听命于皇帝康熙。

    康熙和一帮子军机大臣在做组军之事的时候,我和这司制坊的工匠们也没有闲着,都在忙活着一些必须要解决的武器上的技术问题。

    比如,炸药捆被扔出去后,引线的长度决定了爆炸前的时间,要怎样才能让炸药捆在接近了敌军后就爆炸,而且因为炸药捆是在马上被扔出去的,这引线的点燃明显用火是来不及的,那么这引线就必须要使用在马上可以瞬间引燃的材料制作才行,而且当时的炸药捆的威力并不是太大,辐射面积也很小,所以这些都是需要提高的。

    再比如,那连击弩制作不易不可能每次用完便扔掉,那么就必须要让这用完的连击弩有地方放才行,可是骑士骑在马上,而马背上就那么大点地方,连击弩虽然也算小巧,但是要将其固定的放在马背上也确实是件麻烦的事情。

    在经过和司制坊群策群力的努力后,这些问题都暂时得到了解决,之所以是说暂时,那是因为这些还需要那五千军士试用后,通过改进才算是真正的解决。

    我们在马背靠后的地方装了一小片磁铁,在古代这个东西叫做磁石。连击弩用完后军士们可以直接让其靠磁铁沾在马背上,而那炸药捆的引线上我们涂抹了白磷和红磷的混合物,而军士所穿的盔甲的小腿上缝制上一小块粗糙的牛皮,军士只需要将炸药捆的引线在那牛皮上一擦白磷便会燃烧然后引燃红磷,军士们只需要将那炸药捆远远的扔进敌军的队列中便是了。

    那引线的长度经过试验也改进的刚刚好,而炸药捆中被加入了铁蒺藜,只要炸药捆在敌军上炸开,瞬间就能将敌军收拾一大片。

    然后,康熙非常慷慨的在皇家狩猎地中圈出了一大片地,用来这五千军士的训练。而我这个威远督军自然而然的需要每天都待在军营里。

    而司制坊也在我的请求下被康熙划了一大半的工匠给我,又成立了一个新部门‘综合物质制造所’。而制造所的基地就是在这皇家狩猎场里。

    这里不是拍清宫戏,皇家狩猎场就那么点大,这真正的皇家狩猎场可是囊括了好几座大山和周边非常广袤的地区的。

    这五千人的尖刀营此刻已经进入了磨合期,而我和我的制造所已经开始热气球的制作,和神火飞鸦及虎蹲炮的仿制。

    我有时候就在想我穿到清朝来,是不是就像玩了一场异常漫长的帝国时代一样!?

    反正神火飞鸦的制作图纸皇宫里也是有的,我和制造所的工匠们只需要按照现在的需求对其进行修改就是了。

    而虎蹲炮(类似迫击炮)在清代实际上就是个半成品,这个东西的图纸是明代宫廷流传出来的,制作图纸有些破烂不全,而且,古代这个冶炼技术实在是让人有点伤脑筋,我以前没穿之前,也没有怎么接触冶炼之类的书籍,只有一些高中的模模糊糊的化学知识可以借鉴,所以,虎蹲炮的炮管制作实在是难住了我们。

    好在神火飞鸦的制作没有那么的难,还有热气球这个东西现在在欧洲也算是一种非常流行的飞行工具,几个康熙专门为制造所笼络的洋教士,和一些在制造所打下手的壮汉们已经基本将那个东西搞定了,而且还在我原来的构想上,加入了手摇的螺旋桨,实现了热气球的方向掌控。

    这下就剩下康熙拨人给我组建远程攻击部队和空中部队了。

    那五千的尖刀营经过了多半年的训练已经开赴战场,椐前线战报描述。这葛尔丹所帅之部在沙俄的怂恿和支持下,进攻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部,继而进军内蒙古乌朱穆秦地区,已经直逼北京了。康熙令理藩院尚书阿喇尼备边,征调科尔沁、喀喇沁等部兵至阿喇尼军前,听候调遣。然后又拟定了兵分三路夹击葛尔丹的军策。

    尖刀营在战场上的表现实际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这五千人原本就是上过战场的铁血汉子,新武器的训练和磨合也经历了大半年的训练,可是,这战场毕竟不是训练场,有的人免不了手忙脚乱,这自然就会有损伤,但是,葛尔丹来犯之敌损伤却更大。

    这一段时间里每三天康熙的养心殿里,就会传出康熙爽朗的大笑声,众大臣都知道那是前线又传捷报来了。

    我此刻还不知道我做的这些事,让那几个天天都盯着金銮殿上龙椅的阿哥们眼睛都急红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在宫里,而无论众位阿哥们本事再通天,那派到皇家狩猎场的那些杀手们都没有一个能找到我的行踪。

    对于众阿哥们急不可耐的想要除掉我,康熙也是很恼火,将一众阿哥们都叫去训斥一顿,可是看起来这收效其实并不大。而我却怡然自得的待在皇家狩猎场某山的山腹中,过着我的逍遥小日子。

    其实,对于众阿哥的表情我不用想都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现在,康熙异常器重我,虽然康熙也试过我对将来皇位归属的看法,可是,对于我来说这些其实真的都是浮云,我的回答‘是我的别人抢不走,不是我的想去抢也抢不来!’让康熙很郁闷。

    康熙此刻是可以肯定的自己的这个四儿子,如果真的惦记着自己百年归老之后的那个位子的话,他的那些个一天到晚蹦跶的十分欢快的,哥哥弟弟们没一个是老四的对手。

    可是,自从康熙和胤禛父子之间的心结打开后,康熙对自己的儿子们争夺帝位倒也看开了不少,争就争吧就当是新君即位前的一场竞争吧。

    此刻康熙的心里再也没有非胤礽当自己接班人不可的想法了,毕竟自己的这些儿子都是一个比一个优秀的!

    当然,这个优秀是不包括胤禛这个例外的,因为时至今日胤禛在康熙的眼中,已经不是优秀了而是**!

    此时带队那尖刀营那五千人的是我的心腹侍卫长,因为此刻我才知道这家伙居然名叫年羹尧。。。。我记得这个叫年羹尧的家伙,好像是雍正初期最信任的将领一样,只是,后来这个叫年羹尧的家伙后来因为自大让雍正很不爽,被雍正给咔嚓了。

    可是,我怎么感觉此刻在我面前的历史已经乱了一般,因为年羹尧的年龄变了,按理说年羹尧应该是和雍正年纪相仿才对,怎么,这家伙会出现在雍正十四岁的时候!?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在我看来历史变不变跟我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