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弃宇宙 > 第一零六一章 孔阳山蹲守

第一零六一章 孔阳山蹲守

    再次来到葬道大原,蓝小布对这里的葬道道韵已经非常熟悉了,几乎是自然而然的运转长生道诀,任凭葬道大原的涅化道韵剥夺自己长生大道中的斑驳道则。

    最初的时候,蓝小布还想要寻找一个地方作为洞府,然后就这样闭关先剥离斑驳道则再证道永生。到了后面,蓝小布彻底适应了这种行走中剥离斑驳道则净化大道的方式,同时也是不断模拟完善自己的长生大道。

    此刻蓝小布已经在想,为什么证道永生境就一定要寻找一个洞府?每个人证道永生都是寻找一个安定的环境来感悟自己的大道。长生大道也许有很多种,不过他的长生大道对他蓝小布而言,只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既然他的道对他而言是独一无二的存在,那他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

    他的永生大道就在不断行走之中寻证!

    葬道大原没有了因果圣人在这里交换因果道卷,更是寂寥了许多。行走亿万里,有时候甚至看不到一个人影。

    蓝小布就在这葬道大原之中不停息的行走着,在这行走中不断埋葬自身大道中的斑驳道则,完善全新的长生道则,寻求真正的永生所在。

    一天、一年、十年、百年……

    ……

    大浔岛。

    这是奕沌圣人成青寒的道场,可以说在永生之地,最接近造化圣人道场的地方,大浔岛绝对在其中。当然,除了大浔岛之外,万道河也是在其中。只是万道河现在成了历史,而大浔岛的主人成青寒之地位并没有因为万道圣人重剑衫被杀而有丝毫降低,相反之下,反而是更上了一层楼。

    传闻永生之地下一个造化圣人就是成青寒,此刻成青寒已经在准备证道造化圣人了。

    因为大浔岛道则清晰,元气丰厚,所以在大浔岛的外围鱼鸟是不计其数。不过其中有数万只鱼儿或者是小鸟来来去去都是在一定的范围之内,这些鱼儿自然是在大浔岛外围的水域之间,而大浔岛外围成片的辅岛,那自然是小鸟来去的空间所在。

    一身褐衣的孔阳山在这些鱼儿和鸟儿之间,就好像一块毫无生命的石块,伫立在大浔岛边缘的一处荒芜小岛上。

    百年时间过去了,他硬生生的没有移动过一分一毫。不过大浔岛外围的一切情况,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就是因为那一群群的小鱼,还有那来来去去的飞鸟,都附着了他的一丝道念。

    他相信自己猜测的,莫无忌下一站必定是来大浔岛,必定是要杀陈青山。

    莫无忌为什么要杀万道圣人?不就是因为万道圣人杀了他的朋友傅行吗?但很多人不知道傅行还有一个红颜知己,那就是霞玉仙子霁竹儿。

    傅行被万道圣人杀了后,霁竹儿是奕沌圣人带走的。这件事极少有人知道,偏偏他看的清清楚楚。

    他之所以相信莫无忌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肯定霁竹儿被带走后,必会想办法告诉莫无忌。因为她也知道,莫无忌和她的道侣傅行是最好的朋友。

    之前莫无忌不敢来,应该是忌惮成青寒的实力,而现在莫无忌连万道圣人都杀了,岂能惧怕成青寒?至于霁竹儿能不能联系到莫无忌,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莫无忌和傅行是最好的朋友,自然是有霁竹儿的通讯道韵,这是常识。再说了莫无忌是逃亡之中,留下霁竹儿的通讯道韵,霁竹儿也是可以随时报信。

    可等了百年时间,莫无忌依然是没有过来,连孔阳山自己都怀疑自己判断是不是正确了。按照道理说,莫无忌应该在杀了万道圣人后第一时间来这里才是,可偏偏不是这样。

    难道莫无忌没有收到霁竹儿的消息?并不知道霁竹儿被成青寒带走了?这不应该啊。

    莫无忌还真不知道霁竹儿的消息,在杀了万道圣人后,他闭关了几十年,在将生死轮融入到光阴轮之中后,他准备干一笔大的。

    孔阳山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莫无忌敢对造化圣人动手。

    这次莫无忌想要杀的人就是造化圣人映道圣人,这家伙很恶心。号称可以映射一切修士大道,得证造化圣人后,跟在永生圣人屁股后面恶事做绝。如果只是万道圣人重剑衫,根本就杀不掉已经是衍界的傅行。傅行之所以被杀,就是因为映道圣人的大道领域束缚住了傅行的圣人领域,然后才让傅行被重剑衫所杀。

    这家伙不是有四只眼吗?那他就看看,这个叫映道圣人能不能映射他的凡人道。

    尽管莫无忌并不知道映道圣人的大道是如何来映射别人大道的,但他自创凡人道,一路走到今天,中途甚至斩掉了自己的世界,然后重新凝炼凡人界。自然也猜测到一些映道圣人的大道方向,应该是可以映射一切低于他大道的宇宙道则。最多是映射和他大道同等的宇宙道则。

    他就不相信了,对方的大道还能映射比他大道等级更高的大道。论起修为,他也许不如映道圣人。不过论起大道,他莫无忌还真不信区区一个映道圣人能映射他的凡人道。

    関云,这是映道圣人的道场所在。

    映道圣人和别的造化圣人不同,他所在的地方没有建立圣城,不过因为靠近関云,所以在众多散修看来,这里是安全的。随着时间流逝,这里形成了一个自发坊市,就是関云坊市。

    関云坊市虽然只是一个自发形成的坊市,但比起很多正规的圣城和坊市还要热闹几分。因为这个地方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不会限制你的神念。任何人在这里都可以释放自己的神念,都可以随意扩建自己的洞府。

    当然,这里虽然不敢爆发大规模的斗法,偷偷摸摸的暗算、截杀、黑吃黑还是经常可以发生。否则的话,这里会更加热闹。

    莫无忌不是特意来関云坊市的,他是去関云,然后经过这个坊市。

    要干掉映道圣人,就必须要将他的道场関云用虚空阵纹云团团裹住,等动手的时候,随时爆掉这家伙的道场。

    “可是莫大哥?”一个突兀的传音落在了莫无忌的耳边。

    莫无忌虽然只是创道圣人境,不过他的大道是自身凡人道,哪怕他没有特别注意,这传音一来,他就知道了是谁在传音。

    给他传音的是一个黑瘦的修士,这修士一进入莫无忌的神念中,莫无忌就知道,这是天罡变的易形手段,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男修,而是一名女子。

    在永生之地会天罡变的修士却不多,他曾经听说过一些零零碎碎的传闻,天罡变是某一方宇宙位面的开天神通。只是会这门神通的修士,都被这一方宇宙的老祖带走了。

    他自然是会的,而且他现在用的就是天罡变易形神通。他在学会天罡变后,将天罡变道卷送人了。

    眼前这个人不但会天罡变神通,这神通之中还蕴含着他的凡人道则气息。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的天罡变是传承自他。他的天罡变神通是在进入永生之地后,融入了凡人道则,甚至超过了原来的天罡变。

    而来到永生之地后,他的天罡变只传授给一个人,那就是傅行。傅行被杀,眼前这个黑瘦女子会天罡变,不要问也知道和傅行有关系。和傅行有关系的女子,自然是傅行的道侣霁竹儿。

    尽管莫无忌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霁竹儿,他还是传言说道,“跟随我一起来吧。”

    黑瘦女子以极快是速度将自己的地摊收起,然后跟着莫无忌离开了関云坊市。

    半个时辰后,莫无忌停了下来,“你能认出我是天罡变易形的,而且你自己也是天罡变易形的,甚至还是传承自我,我想你应该和霞玉仙子有关系吧?”

    黑瘦女子躬身一礼,“是的莫大哥,我叫轻湘,霞玉仙子霁竹儿是我的师姐。她被抓走后,就想办法给我传讯了。我第一时间就要将这消息告诉你,可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多年前,我听说你杀了万道圣人为傅行大哥报仇,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杀四眼老道。我就一直留在这里,等你到来。”

    这女子居然在这里守了将近百年时间,只是为了等他莫无忌。莫无忌心里钦佩的同时,却想到了霁竹儿。

    他知道霁竹儿是傅行的道侣,可他并没有霁竹儿的通讯珠,却没想到霁竹儿被抓走了。

    “霁竹儿被谁抓走了?”莫无忌语气中带着一丝杀气,他受了傅行的恩惠,如果连傅行的道侣都无法保住,他还有什么脸面见傅行?

    “是大浔岛的奕沌圣人成青寒。”轻湘握紧拳头说道。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