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 540章 天妒英才

540章 天妒英才

    悉尼国际机场。

    依然是傍晚,天边云霞逐渐隐去淡金色彩,取而代之的是灰蒙蒙的日暮余晖。一架飞往伦敦的波音客机自跑道按时滑行、升空,钻入云端,很快便将机翼下这座繁华城市抛在身后。

    杀人,得手,  毁车,撤退……本就是预先制定好的流程,现在不过是顺利实施,倒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收回看向舷窗外的视线,唐朝再次将目光放在手头的小册子上,不禁皱了皱眉。

    册子是从机场候机室里免费拿的,名头很响,  叫圣经,  当然只是内容有限的摘抄本。

    其实本来想拿的是时尚杂志,  亦或简单介绍本地风土人情的旅游攻略,都无所谓,不过是打发时间的消遣罢了,但最后鬼使神差的还是拿了这本圣经册子。

    就当,是祭奠那刚逝去不久的枪下亡魂吧……如此一想,也便安之若素。

    不过,两世为人、双手沾染满满血债的唐朝童鞋,显然和这本全球发行量最大的宗教典籍相性不和,前后看了得有半小时,结果除开一头雾水外,毫无所得。

    正自无语间,“你好,先生。”一声英文问候自旁传出,来自于左手边的乘客,一名约莫三十来岁的金发女子,  面容温婉平和,  歉意微笑,  “打扰了,  请问可以聊聊吗?”

    唐朝闻言下意识抬手捏了捏下巴,伪装还在,那就不是搭讪了。毕竟,相较于招蜂引蝶体质的宋清明,眼下这幅苦逼中年出差打工人的相貌气质,委实没多少吸引力。

    果然,见到唐朝没答话,金发女子指了指那本圣经小册子,解释道:“我看你似乎有些疑惑,就想着能不能交流一下……哦,我叫凯特,是一名来自英国赫特福德郡的游客,同时兼职小镇牧师。”

    说完眨了眨眼,笑容里有些意外的惊喜,应该是为这段奇妙缘分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确实挺巧的,须知机票是唐朝一早就订好的,目的地去哪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定得在第一时间离开土澳境内。

    这样都能撞上,偏巧某人手里还拿着本圣经,  还貌似认真的研究好一会……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不过,  这经历对于金发女子来说,也许算是专业对口。但对于某人来说,就是大写的尴尬了。

    我擦,班门弄斧了属于是……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唐朝主动伸手:“你好你好,我叫卡尔-洛佩斯,叫我卡尔就好。那个,误会了,我不是教徒,这本册子是我在机场随手拿的。”

    认为欧洲人、甚至认为所有西方人都信教——这无疑是种刻板印象!

    实际情况是许多歪果仁并不信教,且就算是信徒,信的教也是千差万别。信同一个教的,行得也是千差万别。

    “没关系,这并不影响什么不是吗?”金发女子牧师倒是有副热心肠,当然更有可能是被某人方才认真阅读的态度打动了,深觉其大有潜力,说不得也要为信仰教派新添把柴火。

    感知到对方的热情态度,唐朝不禁有些头疼,同时也不由得心中一动,想起了咖啡馆里的加布里埃尔。

    后者前世也曾热情的跟他讲了许多有关宗教的东西,大有拉他入伙的同时再拉他入教,当然,后者的教定然不会是什么正规教派就是了。

    “抱歉,我对于宗教信仰真没什么了解,我只是比较喜欢文学,里面有时会涉及到一些宗教因素,所以我才会看看,大致就是这样子……比如魔鬼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总是引用《圣经》。哦。这话出自……”

    出自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话对于教众信徒来说,无疑是有些冒犯的。不过,

    “出自《月亮与六便士》。”看着微微愣神的唐朝,金发牧师女子得意一笑,丝毫没有介意的样子,“别忘了,我是個英国人。”

    月亮与六便士的作者,毛姆,正是名英国家、剧作家。

    回过神来,唐朝眨了眨眼,索性合上册子,继续聊下去:“那你对这句话怎么看?”

    “用眼睛看啊,哈,开个玩笑。”相较于印象中平和却刻板的神职人员,这名来自于小镇教堂的金发女子牧师,显得有些活泼。正了正神色,摇头认真道,“圣经从来不曾限制阅读者,无论对象贫贱富贵,人种肤色差异,甚至哪怕是恶魔,想读都可以读。”

    “至于读完之后,是选择去帮助善待他人,还是引经据典的去做坏事,这不是圣经能控制得了的,只与阅读者本性相关。而且,如果一个恶魔在做坏事的时候,想着先从圣经里找个借口由头,这本身就证明了圣经的力量不是吗?”

    这个解读角度……倒也有趣。唐朝挑眉:“可是,这难道不是种冒犯亵渎吗?”

    “为什么会这样想?”金发女子牧师诧异摇头,“被亵渎的永远只是恶魔本性,而不是圣经教义本身!”

    “嗯,有道理。”沉吟片刻,唐朝缓缓点头,随即笑着颔首致意,“谢谢你的解答,让我解开了一个疑惑。”

    前世唐朝就有个疑问,为什么作为一方幕后大佬的加布里埃尔,不选择在地下世界作威作福,而是一直闷声不响的想要毁灭世界?

    如果是个神经病也就罢了,但与之打过数次交道的唐朝,很清楚的知道对方精神没有任何问题,相反,若是对方想要在这方面有所建树的话,那一定会是个世界顶级的心理医生。

    现在看来,或许只能用‘天生恶魔’才能解释加布里埃尔的所作所为。至于及时扼杀掉对方的自己,嗯,马马虎虎就算是个功德无量的救世主吧……

    交流告一段落,唐朝适时表现出疲惫之色,金发女子便体贴结束交谈。

    不着急的,毕竟航程接近十七个小时,理论上来说接下来交流时间大把。不过后者显然没想到的是,自打某人戴上眼罩后,中途除了吃饭喝水,眼罩就没摘下来过,甚至连洗手间都没去……

    这不是故意躲避,实在是某人疲乏之极。半夜的厮杀,外加开车一整个白天,还有不轻伤势在身,委实没有精力再顾及其它。

    如此,一路无话,抵达伦敦。

    在机场婉言谢绝金发女子的小镇之游后,唐朝在附近订了间酒店,换药处理伤势,顺带与糖豆通了次电话,接着休整不到三个小时,顶上宋清明马甲,再次返回机场。

    倒也没必要这么赶,小姑娘那边的南韩岛国游还有段时间才会结束,只是恰巧有趟航班去往首尔,有位乘客临时取消行程,空下张机票来,便不再磨蹭。

    这次的航程十个多小时,途中再没偶遇,一路顺利抵达首尔仁川机场。走出飞机舱门的时候,头顶漆黑夜幕,时间是晚上九点一刻。

    唐朝并没有离开机场,在咖啡店里买了杯咖啡后,就在灯火通明的航站楼内找了个长椅坐下。是的,没错,他打算一鼓作气直接返回岭江。

    不过这回运气就没有之前那么好了,最近的一趟航班在凌晨两点半,有的等。

    既然如此,唐朝便取出笔记本电脑,插上网卡,一边下载几个益智小游戏,一边随手打开第五论坛,刷帖打发时间。

    虽然没有经过实际统计,但晚上的论坛氛围明显要比白天热闹许多,毕竟混地下世界的少见作息规律者,基本一水都是夜猫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满屏幕实时刷新的贴子里,并没有鲍伯的死亡讯息。

    按照地下世界没有秘密的逻辑,这显然有些不太正常。不过考虑到事发地点因素也能理解,鲍伯与土澳情报部门合作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如今前者死在自家地盘上,那自然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实际上,从唐朝的角度出发,巴不得土澳那边将情报工作做到滴水不漏,最好能瞒个十年八年,再行解密公开。

    不过这无疑是不现实的,鲍伯终归不是无名之辈,唐朝自己也算小有名气。如此,百大内卷、同行相残、以下克上,还有比这更喜闻乐见的剧本吗?

    讲道理,如果不是身为当事人,就这瓜,唐朝自己都能美滋滋的吃上半天……

    造孽啊!

    郁闷暗叹,唐朝兴致索然的刷了会精华贴,又转了转几个平常较为关注的账号,哦,不要误会,不是什么隐秘集团势力,只是几个沙雕人才而已。

    比如不断尝试用火焰喷射器制作各种美食的;又比如将各种型号发动机——包括且不限于装甲车、坦克、甚至是轰炸机等等——强行塞进一架上世纪老式摩托车里,以研究速度与性能的;还有个自封天命之子,自己和自己玩俄罗斯轮盘赌的……

    嗯,最后这账户只发布一次预告内容,后面再没更新,大概约莫也许可能貌似应该……是赌输了。

    天妒英才啊!

    “天妒英才……”

    嗯?

    心底话却在现实里隐约入耳,区别只是一个中文,一个日文。

    唐朝愕然抬头,十余丈外,隔着几个移动围栏的机场出口处,一群七八名作留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快步而出,旁若无人的边走边聊,

    “……三城君可惜了,不过……也算是报仇了……”

    “那人……恐怖……”

    “幸好久川你灵机一动……借刀杀人……”

    “哈哈!运气……刚好撞上……”

    距离隔得有些远,断断续续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看着那被人群簇拥在中间、作势摆手大笑的年轻留学生,唐朝不由得眯了眯眼。

    没认错的话,在布里斯班机场,喊出那声‘他包里有炸(河斜)弹的’,貌似就是这货吧……

    这不巧了嘛!

    目送对方一群人走出机场,登上早就在外等候的几辆黑色商务车,启动、驶离。

    唐朝将视线从车牌号上收回,闭上眼睛,抬手揉了揉一侧太阳穴。

    之前电话里给仁见仁基撂下的那句,‘无论什么时候,谁都可以挑起战端。但何时结束,得由我说了算!’,当然不会是场面狠话。

    原本他是打算先回岭江休养段时间,后面再找个节假日,抽出一两天空来,去岛国逛上一圈,了结因果的。但是现在——

    啪的声合上笔记本电脑,顺势睁眼起身,大步向机场外走去……

    …………

    1秒记住大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