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三六五小说 > 万法无咎 > 第七十三章 轻演法校验功成

第七十三章 轻演法校验功成

    端木临眼皮一动,旋即正色道:「我原陆宗比扫榻以待。」

    原陆宗上下,也是消息甚是灵通。魏清绮、杜念莎出界之后,旋随归无咎接引而去,似乎在一处机密地界修行。在此之前,归无咎却是往藏象宗、缥缈宗去了一回,观其宗门至法。很显然,这两者之间当是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如今归无咎之邀约,很显然是一碗水端平,令林双双也获得了与魏、杜二人相同之机缘。

    结合方才十人立座、一纸契约的论述,「时势更替」之念,愈发深入人心。

    归无咎抬首一望,眸中忽然泛起一丝幽芒,道:「时间到了。」

    本人身形,也渐渐自此界之中澹薄。

    端木临、付萧山、施凤楠等诸位真君,旋即便有所感应,一齐抬首望去。

    法坛正中,果然呈现了极为曼妙的景象——

    六道莲座,几番明暗变化,色泽深浅纤浓变幻不定,悄然之间,在一众观摩之人目眩神驰之时,快速缩小,消弭无形。而其消散的具体时间点,却无人能够有一道精确把握。

    荒海之上,气机涌动,宛若巨鲸吞吸,五气周流。将此间极浓郁的气机,快速压缩,收敛合一。

    本土隐宗诸位天玄上真,如权上真,姚纯、孤邑等人,都是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这分明和本土天玄上真夺气分疆之法有异曲同工的味道;然高明洒脱,介乎于有形无形之间,却又在天玄上真成立之上!

    再去看风止息等六人,其气象神采,已在无形之间完成了彻底的蜕变;其环身缭绕的气机隐入真身、收敛殆尽的一瞬,那煌煌大势,反客为主的味道,仿佛天上日月,明白无碍!

    六人对着正中高座法坛,归无咎法身端坐之地,一齐深施一礼。

    归无咎浩渺玄音,映彻一界:

    「今日***之终始,何如校验法诀之既成。如今六位既已功成,正当印证道术,以为张本。核定名实之后,今日万法成立之会,方才称得上圆满二字。近道诸君,其有意者,尽可下场试之。」

    归无咎此意已明,功果大成,和同道切磋一番,印证功果,才算是今日大会最后的落幕和注脚。

    隐宗诸位天玄上真、诸妖族列位妖王,各自神意交流之后,虽然有许多人面上现出了跃跃欲试之意,但最终却都是按捺不动。

    因为这成道的六人,不是九宗弟子,就是和九宗大有渊源的旁系别枝。万法宗之道,其成立的最初目的也是拓展九宗道术之门户。所以这出手试探之人,明显是以九宗真君优先,他们却不必越俎代庖。

    联合的九宗界域之内、十人围坐之中,端木临正稍有意动,已然听见一个果决豪迈的声音:「第一场宁某人当仁不让。」

    声音一起,人影即散,白须宽袍,已飘荡界台之外,正是越衡宗宁中流真君。

    倏忽之后,其人已然立在原先六座莲台成道的位置。

    而风止息等人都是心领神会,远远避开,只留下本为越衡宗弟子的蓝玉、谢月屏。

    蓝玉、谢月屏和宁真君见面一礼,神色却是出奇的平静,丝毫也看不出初破境的喜悦,又或者意气风发之意。

    宁中流大声言道:「你二人齐上。」

    话音方落,大袖一展,已然出手!

    宁中流真君距离领悟正经、成就圆满而上通道境,不过差了一步之遥而已,功行亦深,在近道境中和藏象宗杜明伦一道并为九宗之冠。除了当世天地人三榜中人成近道,其余哪怕是本土天玄上真中最顶尖的天赋异禀之才、第一等妖部中的顶尖妖王、亦或者是九宗同道、当世嫡传中稍次一等的人物,其实皆非其敌。

    以一敌二,也决然算不上托

    大。

    他手段施展,大袖蓦然鼓胀庞大,仿佛吞天蔽日一般;而无量气机,从中不住涌出,分别袭向蓝、谢二人。

    这一击,极有千人千面之妙。

    在某甲看来,这袖中所出,不过是玄霜气流,五行精蕴而已;但是在某乙看来,其中似乎暗藏者无数精致细密、仿佛玉凋,而又极为空灵的实体凋像,大约是数量极巨的玉马、玉龙;但是在另一人眼中,却觉得是目力幻觉产生的「错影」,如弦如丝。所有人所见,俱是真实,而俱非真实!

    权上真神意一定,目光收敛,旋即轻轻叹息一声。

    单单一袖之力,他自知月决然抵挡不住,非得隐宗中最杰出的二三人联手不可。

    若是蓝谢二人能够挡住,这便意味着九宗中没有资格获得近道机缘的次一等人物,一旦借法成道,同样不是本土天玄上真可比,且双方有相当大的差距。

    蓝玉一拳击出,荒海上万里波涛,皆随之一震,犹如疾风骤雨,天地翻覆。

    而谢月屏却是双掌一抱,拟形宝瓶,轻轻向前一推。

    「铛」。

    「铛」。

    二气相较,却极令人意外的产生仿佛洪钟大吕的清脆声音。

    声音极巨,震动鼓膜,且久久不散!

    与其说是斗法气象,不如说如是钟鼓之声,是为应和万法宗之会的鼓乐典礼。

    有归无咎的剑意法界在此,那么这惊人的斗法天象弥漫数万里乃至更大,也决计伤害不到此间的低阶修士;但双方的气机精微处分明掌控的极好,哪怕蓝、谢二人是初破境,同样是丝毫不差。完全收敛消弭,不留分毫。

    宁中流面上露出满意之色,对蓝、谢二人言道:「返宗之后,当有职司不告及功成庆典。」

    蓝玉微笑道:「职司却是要好好挑选;庆典就不必了。」

    旋即宁中流与蓝玉三人,返归剑界之中。

    其余八宗真君,一一与蓝谢二人见过。

    而宁中流却是面上红光一泛,目光逡巡犹疑之后,忽然大笑不绝。其放肆写意,几乎疑似有些得意忘形。

    端木临先是一愕,旋即暗自叹息一声。

    不止是端木临,付萧山、闾虬颜、海平河、施凤楠、居四维、司夕夜、武行空等人,八宗八位真君,在这一瞬间,皆是捕捉到了宁中流的心境,与他产生了共鸣。

    无它,虚实之别尔。

    归无咎所展望的蓝图固然令人动心,但是毕竟只是愿景——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愿景注定会兑现,此刻推想的局势,真实不虚;而眼前所呈现的,却是终于兑现后的「现实」。

    在宁中流眼中,就在此时此刻,越衡宗宗门之内坐镇的近道真君,真真切切的从五人变成了七人;而这个过程,是这么的平顺简易。

    所谓九宗格局势变,改弦易辙,不是棋盘上的内容,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武行空真君环顾面前十人一眼,道:「第二试就交由我。」

    他身形一纵,立在半空。

    对面风止息微微一笑,已然知晓对方选定的是自己,迎了上来。

    辰阳剑山诸位真君无一弱手,除了境界隐隐更高一筹的宁中流之外,武行空的道行,实与九宗真君中的佼佼者蒲方舆、辛雅安等人不分伯仲,在此间九人中足以名列第二。须知风止息是几乎能够够得着天地人三榜的人物,虽然只是刚刚破境,换作旁人,还真未必有信心定能取胜。若是稍有狼狈,反而失了体面。

    这也只是就目前而言,至于待其蕴养功行至圆满,只怕眼前九宗真君,连同宁中流、武行空在内,也无人能压他一头了。

    另一个原因

    ,第一场宁中流主动选择蓝玉、谢月屏二人,因同出一门的缘故,所以暗藏保护遮蔽之意,所以其实未能实现诸位真君心目中的目标——一观万法宗成道之人,其深浅大致如何。

    武行空出手极为果决,指尖向着天中一划,然后快速落下。一道既似雷霆、又似剑意的磅礴气机,极快速的从弹丸一般大小膨胀开来,变得巨大之极;而瞬息之后,却又无影无踪!

    定睛再看,在风止息周身二三里外,已然凝结出一道宛若日冕的剑意光华,其中星芒粲然,飞速明灭,分明是无量剑气凝练到了极点,仿佛剥鸡蛋壳一般消杀着风止息的护身罡气。

    【鉴于大环境如此,

    和宁中流的交手相比,这一式化剑真义,分明更近乎于实战!

    因这剑意之凌厉,气氛陡然也紧张了起来。

    武行空所动用化剑神通别有奥妙,看似凌厉已极,却并非一气呵成、再无余力的手法;而是以十二息为一轮,自有升降起伏。虽然是连绵不分彼此的性相,但其实可以理解为一十二息为一剑。

    而风止息也是奋起法力,环身青气成环,犹如实质,坚实无比。

    约莫八十四息之后,天中嗡嗡低鸣一声。

    风止息气机微现紊乱,仿佛静止的水面微微动摇。

    因这一瞬的变故,可没有什么「胜负天平逐渐倾斜」的说法,势变之烈,最是勐烈无比。那剑意消蚀之力何止涨大了十倍,立刻就将风止息护身法力淹没。

    武行空真君剑意一收;风止息同时向后一退,以示胜负已分。

    诸位真君目光一对,却是露出了十分不敢置信的神色。

    足足半晌之后,海平河真君才道:「这岂不是说……较之琉璃天纯用太质之气成道,也未差了多少;较之用真气玄晶成道,反而有所胜过?」

    原来,武行空真君所用剑术,是辰阳八剑中化剑一脉演化的奇妙神通「冲虚脉轮」,十二息为一轮,先后递进,工整稳固,伸量敌手法力深浅,最是在行不过。号称道行中最微小的差距,以此「冲虚脉轮」试之,亦有一轮之别。

    四御门符凝锦、尹九畴借用真气玄晶成道之后,同样与武行空真君有过交手,此乃九宗公开的秘密。这二人也不过当得九十息上下,当七轮而有余,当八轮则不足,算是七轮余半。

    须知符凝锦、尹九畴历经锤炼之后,在琉璃天之会上达到极盛,确然是达到了无限接近圆满的地步;后来又遭挫折,那是后话。其等境界,较之风止息算是领先了一步。

    一步之差,便是一轮。

    但是成就近道之后,风止息却只落后其半轮六息。

    这岂不是说明,万法宗成道法门,隐然在真气玄晶法门之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