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三六五小说 > 盖世 >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多看几眼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多看几眼

    虞依依驾驭着煞魔鼎,漫无目的地,飘荡在灰域各方。

    晋升至高不久的她,似乎百无聊赖之下,迷失了方向和追求,便在灰域的各个星辰天地出没,但她并不和人交谈。

    泰亚主星,开天耀星,一颗颗或是被邪神入驻,或是有深渊族群活动的星辰,她都游荡一番。

    邪神们,还有从别处过来的天魔们,在她经过时还会鞠身行礼。

    ——因为都知道她的身份。

    虞依依在一个星罗步甲曾经藏身,现被星月宗占据的碎小星辰止步,她在高空好奇地俯瞰下方。

    星月宗的段奕生,柳莺,还有许多境界不凡的修行者,因她的现身而被惊动。

    “虞姑娘。”

    段奕生轻咳着,冲着她招手,摆出邀请她下来的姿态。

    她含蓄地点了点头,一言未发,踩着煞魔鼎远去。

    星罗步甲随着溟沌鲲、小棘龙等人离开,可柳莺那些人并未走。

    “她怎么变得古里古怪的?”

    突破到自在境修为的柳莺,在这个星光明熠的天地,美眸剔透,显然保持着自我,道:“秦珞,祖安,还有老谭那家伙,突破到至高以后,似乎都变了。”

    段奕生瞪了她一眼,低喝:“不要瞎说!”

    “我可没瞎说!”

    柳莺噘着嘴,“老谭以前待我很好,他前阵子以月之大道,通过浩漭本源进阶以后,就不怎么搭理我了。”

    “师傅……”

    柳莺压低声音,眼神闪烁地左右看了看,道:“天魔族的大祭司里德,尤潜,还有许多剑宗的大剑仙,你不觉得行为诡异吗?”

    “我们原先在泰亚主星时,我还听他们说,有深渊的邪恶侵染了浩漭。”

    柳莺小声嘀咕。

    段奕生蓦地变色,严厉地制止:“休要胡言!极慧,祖安,陆宏鹏,所有从深渊归来的至高,都证明我们神族的起源就在深渊!哪里有什么深渊邪恶?只是天魔族群以前没有弄清楚罢了!”

    柳莺撇嘴,“我反正不相信。”

    修为境界较低,还没有能晋升至高者,不会被重点对待,灵识未被扭曲篡改,还能保持着真我。

    段奕生也是如此。

    很可惜现在的大势,就是神族、天魔和邪神的统一,而敢于质疑者,都会被宗门内部的至高严惩。

    去过深渊的修行者,见过深渊最底层的同类,确信浩漭人族就是深渊的神族。

    在这个思想转变过来以后,星月宗,通天商会,古荒宗,以前那些坚定追随虞渊和神魂宗的那些人,也都突然认清形势了。

    可在他们

    的内部,一些如柳莺般的小辈,还是有些质疑。

    段奕生很清楚,柳莺心存的质疑念头,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已经在考虑,想个什么办法打消柳莺的质疑。

    如他般没有被扭曲灵智,却已经选择认命的人,其实有很多。

    “你好好修炼,少整天胡思乱想!”

    ……

    虞依依依循自己心声的指引,发乎本能地活动在灰域各方,如成了某人的眼睛。

    不论天魔,邪神,还有神族各大宗派的强者,对她都没有戒备之心。

    因为她是至高者,且双眸青黑,明显融入一股本源。

    青黑色越重,代表她和本源的契合越高。

    如陆宏鹏,梵鹤卿般的剑宗至高,也只是在识海深处,元神凝炼之物是青黑色泽,眼眸并没有随之变幻。

    虞依依的眼瞳,就是她的魔魂,就是她的根本。

    她在灰域飘来飘去,唯独避开了浩漭,只在浩漭外远远端详,看看地面的情况。

    她并没有选择落入其中。

    这天,她在灰域又绕了一圈,再次回到浩漭外部星空,出现在大祭司里德身旁。

    这位古老的天魔,显化为枯瘦老叟的形态,正愁眉不展地,看着那个缓缓旋动的“泉眼”,盯着里面可能存在的异常

    虞依依近期略显古怪的行径,里德看在眼里,但并不在意。

    待到他发现虞依依,怔怔地也看向那旋动的“泉眼”时,还不忘介绍:“前不久,从中飞出的空杆子,杆子上有一些未知的符号,透着浓郁的死意。空杆子,被我放在浩漭的那座圣殿。”

    虞依依眼窝深处,青黑色泽极浓,和里德自身魔魂几乎一致。

    在他来看,这位以鼎魂晋升至高的虞依依,和他一样本就是天魔,就是一位大魔神同类。

    身为至高者的虞依依,有资格和他对话。

    他也是闲来无事,便道出内情。

    虞依依幽幽地看向他,随后望着那奇异“泉眼”,眸中的黑色变淡,青色变重。

    许久后,虞依依轻声问道:“贝尔坦斯大人,在那圣殿怎样了?”

    “老族长在思考一些问题,目前还没有想透彻。”

    里德面色如常,眼窝深处燃起青黑魔焰,和虞依依的眸光大同小异,“在灵魂本源的认知上,老族长想的太多也太深了,反而将自己捆缚住了。”

    《最初进化》

    他淡然一笑,“不过不要紧,圣殿的守护者说了,我们共同的源头,很重视老族长的状况,正在帮助老族长梳理认知。”

    “相信要不了多久,老族长就会从困扰自己的认知中走出来

    ,继续指引我们。”

    “我也这么认为。”虞依依点了点头,便不再说什么。

    接下来,她依然驾驭着煞魔鼎,继续在泰亚主星活动。

    最后,她通过开天耀星的一个个洞穴,还去了源界别的天地。

    她看到在泯然星域,原神魂宗大本营的区域,破碎的天地中,女妖族的族长蕾贝卡,被天魔族的新贵大魔神尤潜,联合青魇,还有一些邪神给击杀了。

    女妖族,想要迁移到荒界的最后一批精锐,几乎全军覆灭。

    尤潜见到她时,倒是颇为热情,呵呵笑着和她谈话。

    她却多看了青魇几眼。

    被她目光凝望的青魇,还是一位九级的魔神,没有能够如尤潜般蜕变,青魇魔魂微颤,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钻入魂魄。

    青魇搜寻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权当是错觉。

    他们说说笑笑,留下一部分邪神驻守,继续等候那些走投无路的异兽,还有各族想要去荒界的强者自投罗网

    虞依依和尤潜搭着话,带着青魇一群天魔,以通道前往灰域。

    ……

    寒域外部,森寂星域。

    这个星空能量稀薄的世界,也是曾经因不死鸟女皇癫狂,而湮灭的星域之一。

    它和湮灭星域、歧幽星域,相隔不太遥远。

    如今在森寂星域的边沿一角,也是星空边界的区域,多出了一座冰晶山川。

    这座突然冒出的山川,山体光滑如镜,透亮出另一方世界。

    此山因纪凝霜而铸造,乃是前往寒域的门户,也是引渡的渡口。

    山川矗立的星河边界,没人知晓通往何处,总之不是荒界。

    因为森寂星域和泯然星域,在源界中,本就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位置。

    此刻,如冰晶般的山川前,有一块莹白的神石悬停。

    神石之上,虞渊以本体真身静坐,磅礴魂念神游八荒六合。

    他以他的灵魂,和能被他感知到的隐秘存在沟通,以他的力量影响对方。

    将灵魂分化万千,在不同星河天地游荡,附体不同的智慧生灵,潜移默化改变对方思想的能力他是具备的。

    他在运用他以前就领悟的神力。

    他身旁有完全剔除源魂侵染的安梓晴,纪凝霜,不死鸟女皇,玄漓,溟沌鲲。

    而这座冰晶山川,就是接引源界那些异族至强的门户。

    他忽然看向陈青凰,面色渐渐凝重起来,并自语道:“未知的……死亡符号,还是从泉眼而来。”

    陈青凰立即和他对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