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三六五小说 > 四合院之精彩人生 > 第六十九章 代号“光明”

第六十九章 代号“光明”

    徐大江看到他这个表情,提醒了一句:“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别把你之前认识的那些街面儿上的人拉进来,这次李崇文可是说过要严查人员。”

    “那如果其他领导…”

    “其他领导…你倒是提醒我了,”徐大江思索片刻,“你回去之后,先帮我清点一下保卫股的人员,看看有多少空缺再说。”

    马海涛点点头,这样最好,留几个名额做人情,总好过一人吃独食。

    徐大江递了根烟过来,“好好干,把保卫股和治安股都弄顺了,保卫科副科长的位置,我给你留着!”

    马海涛接过后,给两人都点上火,“暂时我还没想那么远。”

    徐大江将本子合上,又在申请表上签了字,“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保卫科的事儿不急,可以慢慢来。”

    “嗯,我明白。”马海涛想了想,接着问道:“那上面要调查的事情,有没有具体的目标?”

    “这个嘛…告诉你也无妨。这次案子内部代号‘光明’,意味揪出蛀虫,让国营大厂回归本质专心生产的意思。”

    “所有蛀虫?”

    徐大江坚定的说:“不放过任何一個!即便是厂长也一样!”

    马海涛疑惑的问道:“那局里是怎么确定轧钢厂还有其他人的?这次事件已经涉及了后勤和保卫处两大职能部门,也没剩下几个部门了。”

    剩下来的只有纪检、两办、财务、武装部、车间和科研中心了,他很好奇是不是分局得到了什么其他的信息,不然这样劳师动众的,有些突兀啊。

    徐大江想了想,低声道:“事实上确实是有件事涉及到轧钢厂。两个月前,上面截获了一份电报,电报上的内容提到了轧钢厂最新立项的合金材料!”

    马海涛眉头微皱:“这是有间谍?”

    “很有可能!”徐大江抽着烟,接着道:“但是两个月以来,市局和部里暗中排查了所有接触资料的人都没什么发现!

    因此才会借着范斌案件的由头,让分局插手轧钢厂事务,务求挖出那些人!”

    “像这样的科研项目,接触的人应该不多才对,怎么会排查不到?”

    徐大江苦笑道:“麻烦就麻烦在这儿,那项目保密级别并不高,轧钢厂上下知道的人虽然有数,但不排除有人无意间泄露的。

    这两个月上面一共跟踪排查了上百人,别说人了,连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马海涛点头表示明白,这样的情况确实难以排查,“那您的意思,是以这个案子为切入点进行调查吗?”

    “没错!”说着,徐大江拿出一份卷宗:“这是之前的调查记录,你拿回去研究一下。不过这事儿不急,上面也知道那些人隐藏极深,所以并没有限定调查时间。”

    “好,”马海涛接过卷宗,并没有翻看,而是嘿笑道:“处长,要调查得有人才行。我们治安股现在都还少三个名额,您看是不是能支援点人进来?”

    “这事儿伱别找我,你自己看着张罗吧!下周一就是十月一号大庆了,各所的任务都很重,暂时没有人抽调给你。”

    徐大江表情郁郁,他也想要人啊,但是整个分局从上到下几乎都被抽干了。别说是他这个分局侦讯处处长了,就连许安民这时候都调不出半个人来。

    这下,马海涛是真的有些头疼了!

    邵彬和大壮这两人已经是从矮子里面拔出来的将军了,再让他找,那真就只剩下歪瓜裂枣了。

    “那行吧…”

    “加油干,保持这个劲头!”徐大江勉励了一句,摊开自己的本子抄写起来,随口道:“严卫国他们回来了吗?”

    “没有,他和李建设奔沈城去了!”

    马海涛对此没有隐瞒,只是没说佘宏俊受伤的事儿,有些恩怨还是需要用道上的规矩来解决!

    “沈城?他们这是不打算回来了?”

    “听老四说是这样,而且这几天不少人也跟过去了,看样子他们有想在那边发展的意思。”

    徐大江皱了皱眉头,问道:“那我回头通知沈城那边公安局盯着他们?”

    “您随意,我已经跟他们断了联系,往后都不搭腔的那种!”

    马海涛笑了笑,一切能给严老二添堵的事儿,他都乐见其成。他只希望那家伙命硬一点,别给人轻易弄死了!

    “这样最好…对了,范斌那伙人已经有结果了,过几天就拉去打靶。”

    徐大江就将本子递了过来,他已经把有用的摘抄好了。

    马海涛接过笔记本,随口问道:“哦,那需不需要带保卫科的人去送送?”

    “你小子真够坏的,不过…我看行!也别让保卫科的人都去了,就你一个人过去瞧瞧好了,省得你总想着歪门邪道,不干正事!”

    马海涛看着他的眼神,干笑道:“我这就回去清点一下保卫股的人员,下午让人把空缺数量报给您。”

    “嗯。”

    马海涛将烟头熄灭,敬了个礼后转身出了办公室。

    没想到这都能扯到他身上,不就是推脱了下保卫股的事儿吗,至于这么点他?

    说起来,这回他身兼治安股和保卫股这两股股长,从职能上来说,几乎等同于是保卫科副科了!

    无非就是职位上还达不到副科的级别,但要处理事儿一样都没少。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他也不用想着忙其他的了,能把两股的人员架构都确定下来就谢天谢地了。

    治安股好一些,连他一起有五个人,短时间内应该足以支撑工作了。

    主要还是保卫股那边……

    据他所知,这段时间以来那些保卫员都是连轴转的。门口站岗的保卫员还好些,可以换班休息。

    像仓库家属楼那边的保卫员几乎都没怎么休息过。再不补充人员,怕是都能把他们累死!

    这时,身后传来倪文艳的声音:“你怎么还没走?”

    马海涛转身对她笑了笑,“还生气呢?”

    “脸皮真厚,拿去,这是郑主任让我交给你的。”

    “这是什么?”

    “你不会自己看啊,”倪文艳羞恼的瞪着他,嘴上还是解释道:“郑主任说,这份调查表是李处安排的,每个人都要填写。”

    马海涛接过看了看,不禁皱了皱眉头,上面的内容并不复杂,除了个人的基础资料以外,还加了些对过往经历的调查项。

    看来李崇文昨天会议上并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开始抓人员审查了!

    那后面应该也有所谓的思想教育了…

    “气色恢复的不错,眼睛都不红了。”

    马海涛道声谢,上下打量她一眼,尤其是她的身前伟岸。

    让他忍不住又想起早上看到的景象,那两座山峰,就跟喜马拉雅山一样,白雪皑皑,高耸挺拔。

    “要你管!”

    倪文艳脸一红,白了他一眼,显然她也想到早上那一幕,连忙逃也似的回了保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