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情人:给你我的宠爱(宠弄弄)完结版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说说网 > 综合 > 正文

独家小情人:给你我的宠爱(宠弄弄)完结版小说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8-29   阅读:

迪拜,伯瓷酒店,全世界最豪华的七星级船帆酒店。

此刻,这座酒店最奢华的总统套房的门半开半阖着,即使站在外面还是能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肉-欲和大麻的味道。香烟连缀着迷离艳色,女子的娇_吟和男子的喘息就这样清晰的传进宠弄弄耳中。

她有些麻木的靠在门板上,双手环胸,听着里面水_乳|交融的声音。

“你这个荡_妇!”

“呵……你不就喜欢这样的嘛,我不荡……你拐我上床干嘛呀……”

“干嘛?当然是干你!”

“唔……顾少,你轻点儿,不过,我还就喜欢你这骨子野蛮劲儿,爽!”

“那就好好享受!”

接着就是一阵拍水声,里面两个人谁也没再分心说话。

弄弄的指甲深深抠进皮肉中,疼痛使她皱起精致的眉,嘴角弯起一抹讽刺的笑,宠弄弄,你就是犯-贱,犯-贱,你犯-贱也没有人怜惜你!

你这个蠢女人!你作死了!你明明可以走开,可以等他们办完事儿再来,却偏偏要死守着在这里,让这个男人的恶趣味折磨自己!

骂完后,弄弄怔怔地垂下头,亚麻色卷发盖住精致眉眼。

其实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顾希白抛弃,只是时间问题。

他喜欢女人在床榻上主动,他喜欢享受男欢女爱。

和她在一起一年,他最不满的就是她不够主动,在床-上和死鱼一样,每次都搞的他性致全无。可是他还说过她的身体有荡-妇的体质,每次都忍不住撩拨她。当然,最后结果都一样。

现在他找到下一个目标,她被抛弃了,只是不知道他会给她多少钱,咬着指甲,她竟然有些期待。

里面的声音彻底停下时,她推开沉重的大门,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独家小情人:给你我的宠爱(宠弄弄)完结版小说阅读

深蓝色的窗帘懒懒地拖在地上,刺白灯光打在身上让弄弄觉得冷,房内一切奢华都不能让她侧目,反而肉欲掺着膻味儿和浓烈的香烟味儿使她作呕。

顾希白半靠在床榻上抽烟,赤裸的身子布满或深或浅的吻痕,汗湿的碎发懒懒盖在他眼帘上,他懒懒地垂着眼,烟圈从薄薄的淡浅色唇中吐出,烟雾袅袅中是他不羁中带着致命的性感赤色双瞳。

女人就靠在他光裸的腿上,薄被盖住了胸前春光,只隐约从侧面露出引人遐想的乳肉,乳肉之上是顾希白修长精致的手掌,那只手肆意揉捏,将女人白色乳团儿揉捏成各种形状。

弄弄推门进来两人也不觉得惊奇。女人调整了身体姿态,画着艳红色彩蔻的手指着弄弄娇声问,“顾少,这就是你上一个包养的女人么,我听说她在你身边呆了一年,是时间最长久的一个,打破了以往的记录呢。”

那样好听的声音,却含了讽刺轻蔑。

顾希白吐了一口烟圈儿,慢慢抬头,斯条慢理的看向面无表情的弄弄,讥诮一笑:“宠弄弄,你说我该给你多少钱好。”

“嗯,多少都可以吗?”弄弄站在床头,颇有些期待地望着他。

这个男人的长相很邪魅,侧着头慵懒的样子带着致命性感,他生了一双特迷人的眼眸儿,当初那双赤色瞳孔让弄弄迷恋的要死。

顾希白低笑,磁性的嗓音透着淡淡地讽刺,“宠弄弄,你还真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说吧,你想要多少。”

“一千万!”弄弄斟酌着开价,咬着手指还有些忐忑,怕要多了这个男人不给,虽然他对她一向大方,可那时候她跟着他,现在她都要被抛弃了,鬼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大方!

“一千万?”顾希白有些诧异地挑眉。

听他的语气,弄弄脸色一变,有些忐忑和不安:“你是不是觉得我要多了?那给我五百万好了,不能再少了!而且,我跟了你那么久……”

“你跟了我一年,我有亏待过你么。”最后一句话,她说的这么委屈,顾希白听了,不由得扯了扯薄唇,懒懒地笑,睥睨着她,眼神带着狼一般的阴鸷,语气却仿佛施舍一般道:“一千万就一千万,我只是奇怪你……算了,既然你自己只想要这么多那就一千万吧,反正……你的身体我已经玩腻了!”

最后一句说的恶狠狠,仿佛咬牙切齿。

弄弄的心在那一刻被高高提起,然后重重砸在地上,被碾成碎片的不是她的心,而是她仅剩的自尊。

“一千万,买你的身体。”

一年前,当她走头无路几近绝望时,这个男人高高在上带着藐视一切的高傲姿态,仿佛点货物般钦点了自己,色-情地咬着她圆润的耳垂,清清楚楚的跟她说:“一千万,买你的身体。”

“记住,不要爱上我,一个我用钱买来的女人是没有资格跟我谈爱的。”

这个男人凶狠起来就像饿狼,第一次她跟他上-床,他衔住她的唇狠狠吸吮,不顾她的干涩抬高她的腿从身后横冲直闯进去弄的她很痛很痛,那种痉挛似的疼痛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以至于以后的每一次她都痛的没有反应。

不管他以后在床上多么温柔体贴,前戏做的多么足多么好,她都记着第一次的痛,身体被撕裂的痛!

“弄弄,你有处-女的脸庞,荡-妇的身体,这是你的资本。”又一次她不给任何回应,他终于失去耐心,从她身体里抽离出来,浓稠的液体顺着她的腿儿滑下,带着一种艳到极致的奢靡。

拍着她苍白的脸蛋儿,他面无表情睥睨着她,高高在上道:“好好珍惜你的资本,女人是没有多少青春可以挥霍的……宠弄弄,我对死鱼没有兴趣,下一次,我不希望再见到这种情况。”

这个男人出手很大方,而她需要钱,她害怕他真的就这样抛弃她,跑了许多地方找了专门调教女人的调教师学习如何取悦男人,可是收效甚微,她的那点伎俩根本不够身经百战的他看。

尽管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可在他看来她仍然是条不会动的死鱼。

再好的资本,也不够挥霍。而她宠弄弄早就没有了可以挥霍的资本。

一年前他高高在上道:“一千万,买你的身体!”

现在,他将一张同样一千万的支票砸过来,仍然是初见时的高傲姿态,睥睨着她,仿佛神抵,带着目空一切的倨傲,“你的身体,我已经玩腻了!”

弄弄从回忆中抽过神来,望着他不羁的眉眼,撇嘴儿,浅浅笑道,“反正你知道我只要钱!你只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就像我只对你的钱感兴趣是一样的!”

“可惜你的身体不值钱,一个在床上不会动的死鱼,就算有再好的资本也不会有男人感兴趣。弄弄,更何况你的资本也不过如此。如果你还想去卖,我建议你先去学着怎么伺候男人,必须得让你下一任审核通过过才行,不然谁还会买你呢。”顾希白反唇相讥,懒懒地吐了口烟圈,支票从他手中脱离掉在红毯上,他恶狠狠道:“捡啊,宠弄弄,我倒要看看你能为了钱做到何种程度!”

支票落地的下一秒,弄弄果断弯腰拾起,放在手上看了看,看到数字上那一行的几个零,甜甜地笑了,没有半点难堪。

“一千万,值得我弯腰下跪了,就算是一千块,那又怎么样呢。”在她看来,顾希白完全没有必要如此。

年画哼笑道:“只要给她钱她什么都做,她不过是个拜金女罢了,这种女人街上一抓一大把,实在没什么好稀奇的。”她看了顾希白一眼,“若不是这张还过的去脸,我真不懂你为何留她在你身边一年……”

顾希白皱起眉,拧灭了烟蒂,烟头就掉落在破烂的避-孕套上,床上还有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此刻这个房间就像是一副淫乱的画,透着欲望的味道。

收敛好脸上散落的笑容,弄弄抬了抬尖尖的下巴,平静地扫过年画,平静地望着瞳孔紧缩的顾希白,平静地说:“顾希白,别忘了,我只是个妓-女。”

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妓-女,一个被他用一千万买来的女人,他和她置什么气呢。

贴身收好支票,弄弄微微垂下头,走到门口时,顾朝曦的手机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精准的砸在她背上,最后无声地掉落在红毯上,门在下一秒重重阖上。

“宠弄弄,你他妈的没有心!”

一个没有心的男人,凭什么质疑别人的心呢。

带上门,关上一室淫靡,直到进了自己的房间,弄弄像是突然累了,嘴角笑容一下就卸了。

扔掉包,踢掉高跟鞋,站在淋蓬头下,水从头顶喷洒而下,划过脸庞,湿了身上昂贵的裙装,那些从上婉转而下的水珠,划过她尖尖下巴,像是她眼眶中流出的泪,滴落在伸手触不到的地方。

夜晚的城市灯火辉煌,迪拜的夜晚更是星火璀璨。

爱尔兰酒吧牌匾高高耸立,闪烁的七彩霓虹灯像是盛开在烈日下的盛世光年,璀璨夺目的让人忍不住侧目。

侍者推开门,重金属音乐冲击着耳膜,脚下地板光滑可鉴,亮的能照出人影,弄弄的十寸高跟鞋踏在上面无声的被淹没。

从地板上的影子可以看出她穿着丝质绸缎白衬衫,露出精致的蝴蝶骨,下身是和头发同色的亚麻色短裤,脚上是十寸柳汀高跟靴,帅气中带着潇洒。

场内群魔乱舞,DJ很嗨皮的在上面说唱,暧昧灯光下的红男绿女使人目眩神迷。

站在吧台环视了一圈,弄弄很轻易的锁定目标,中间的沙发上,她看到男人左拥右抱,双腿悠闲的晃荡着,那张脸隐在明明灭灭的灯光下,只一双眼,深黑的像是要让人陷进去,而他的周围,弄弄初步估算了下,起码有四个以上的顶级保镖。

第2章金主

深呼吸一口气,她端着酒杯朝中间唯一的王座走去,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心尖上,让她的心揪紧。

在男人那爽冷漠的眸子不经意瞄过来的时候,弄弄扬起了最完美最诚恳的笑容,“禅……先生,你好,我是宠弄弄,我们又见面了。”

男人左手闲闲搭在沙发上,右手挽着一个金发美女,看到弄弄走来,眼中无波无澜,只是可有可无的瞄了眼,并无开口的意思。

倒是身边一直在喝酒的另一个男人忍不住打趣,“好小子,又一个艳遇。啧啧,怎么现在的美女见到你就像苍蝇看到了蛋,死皮赖脸的……你好歹给美女点儿面子呗,来,弄弄是吧,坐这儿。”

弄弄顺从的走过去坐下,侧过脸朝着那人笑了一下,“谢谢。”

她的笑容憨憨的,并不是引诱,反而透着一股子娇憨的傻气。

那人原本只想作弄她,见她脸上笑的娇娇憨憨,目光穿透她的笑容,不由怔了一下,而后才回神,缓缓道,“我叫裴礼,不过我讨厌别人叫我的名字,你可以选择性的叫其中一个字。”

B市赫赫有名的裴礼裴四少,和禅让有着过命的交情,弄弄来之前只差没把禅让的祖宗十八代都挖掘透彻,又怎么会放过任何可以接近禅让的机会呢。

即便只是他身边一只苍蝇,她都不会放过,更何况裴礼这样重要的人。

“裴四哥。”她顺势端起酒杯,落落大方,“我敬你。”说着一饮而尽,高浓度的辛辣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她却面不改色。

“这妞儿有趣,我罩了,今晚你们谁也别动她。”裴礼望着她,眼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既然你叫我一声哥,哥哥我劝你死了这条心,禅让这丫犯贱得很,送上门的不愿意要,偏偏喜欢那些自卑自尊又贫困又做还自以为很清纯的女大学生。”

“裴四哥睁眼说瞎话呢,禅先生明明就喜欢身材好的金发美女。”弄弄调侃了一句过后见裴礼没有生气,干咳两声,正色道:“裴大哥,不是的,我来找禅先生不是想泡他或者被他泡,我只是有事想请他帮忙。”

她的声音有些大,即使被重金属音乐包围还是清晰的传进禅让耳中,他听了,搭在着美女肩部的手一顿,斜眼儿过来撇了她一眼,带着浓重的压迫感,几乎压的人喘不过气。

“请我?”

“嗯,请你。”

禅让笑了,连裴礼连跟着也笑了。睨着弄弄,觉得这小妞儿傻的可爱。

以禅让的身份和身价,这个世界上请得起他的人几乎不存在,可弄弄知道,请他根本不需要钱,她的确没钱请得起她,请他,只需要让他对她感兴趣即可。

禅让端起酒杯摇了摇,浓烈的威士忌有着金黄的色泽,他的语气透着一顾子漫不经心:“知道我姓禅,你还认为你请得起我?”

“禅先生,我请不起你,就算有钱我也不会花钱来请你,因为请了你之后,我必定会从富人变成穷人。”弄弄一本正经的样子憨憨傻傻的非常可爱,这让禅让有了和她继续说话的心情。

“哦,既然知道你还来请我?”

 独家小情人:给你我的宠爱(宠弄弄)完结版小说阅读

“正确地说我不是来请你。”压下心中惊骇,弄弄抬眼,直直地看进他半阖的美眸中:“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但事成之后你得答应我去看我弟弟。”

说着,弄弄率先移开和他对视的眼眸,捏着紧杯的手指一紧,发出灰白的颜色,虽然事先做过很多准备,可亲身经历过了才知道这个男人的气场有多强烈,多可怕。

那种感觉就像蹦极,那种忽上忽下没有安全感的感觉让她几乎窒息。

她躲避的眼神使禅让嘴角牵出一抹冷讽。

裴礼望着她,适时地问:“你弟弟怎么了?”

感激地回望他一眼,弄弄有些哀伤地回答:“他在一年前出了场车祸,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成了植物人。我知道禅先生是在方面的顶级专家,这才冒险来请禅先生。”

不等两人作出反应,弄弄再次看向禅让,视线浅浅停留在他高挺的鼻梁上:“禅先生,为了我弟弟,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我有足够的人力物力供我消遣,不需要多余的人为我做事。”禅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扫到弄弄骤然剧痛的眼眸,视线撇到她身后,嘴角勾勒出一抹恶意的邪魅笑容,伸手指了指。

“或许,有一件可以。”

侧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像身后看去,弄弄咬着唇,轻蹙起眉,忽然有了很浓重的不安……

或许是灯光太暗,或许是那人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在刚刚那样的气氛下,她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沙发上还睡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他平躺在沙发上,高大健硕的身体被黑衣裤完全包裹住,头被蜷缩起来的手臂挡着,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只看到一个弧度完美的下巴,带着倨傲,轻轻扬起。若不是看到那人胸前起伏,弄弄几乎要以为那是个死人。

她不解地看向禅让,不知道他要让她干什么。

可他的下一句话,毫不留情地将她打向地狱,她被黏起来的心脏,再次被击溃,支离破碎地散落一地,残破的再也找不到出口。

他漫不经心地笑着,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你能带走他,并且成功爬上他的床,我就答应去看你弟弟。”

她的脸色刹那苍白,他嘴角上扬,又补了一句:“秦一懒,堂堂秦家三少,多金贵的身子,现在只有你可以去碰,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本事了。”

“秦一懒?”弄弄脸色骇然,没注意到裴礼惊讶的目光,若不是灯光太暗,定会看到她死白死白的脸,“你说他叫秦一懒?!”

她的声音有些不正常,不知是激动还是惊骇。

“他叫秦一懒,就是你想的那个秦一懒。”禅让点点头,嘴边一抹笑,带着漫不经心的冷颓气息:“那么激动么?你现在就可以带走他。”

裴礼端起酒杯,不赞同地撇了眼他,却什么也没说。

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情绪过激,弄弄垂下眼,唇色抿的发白,线条绷紧,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可她下一秒抬起头时,眼中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坚定!

“禅先生,你有看现场春宫的爱好吗?对不起,我没有表演的欲-望。”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禅先生,我说过,为了我弟弟我什么都会做。”啜饮了一口烈酒,弄弄慢慢的,慢慢地说:“就像你说的,秦一懒,秦大少爷,多少女人做梦都肖想不了,能被他看上或者……即使一夜,那也会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更何况,我还指望着禅先生能救我弟弟。”

裴礼注意到她说这话时,扣着酒杯的手指根根发紧,像是要骨节生生抠断似的。

他挑挑眉,半真半假地说:“弄弄,哥劝你想想其他办法,秦一懒这小子像条狼似的,你会被他吞的连骨头都不剩,更何况,他对女人……啧,这条路走不通,弄弄,你趁早死心好。”

“谢谢裴四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必须这么做,只是我弟弟唯一的希望。”因为,这个世界再没有比禅让更好的脑科医生了。

“弄弄,你会后悔的。”

“或许会,可让我放弃眼前这个机会,我马上就会后悔。所以,我不后悔!”弄弄抬了抬下巴,很坚定的样子,可她扣着酒杯的手分明在细细颤抖。

见她如此坚定,裴礼于是不再说话。

打了个响指,禅让犀利的眼,微微上翘的薄唇,在烟雾围绕中,透出一种刻骨的邪魅:“很好,他今晚就交给你了,我等你消息。”

他拥抱着金发美女起身要走,弄弄有些慌乱,赶忙说:“我如果能做到,希望你不要食言!”

“决定权在我不在你。”禅让头也不回,身影淹没在甬道中。

裴礼从身后追上去,抽了口烟,沉声道:“你这不是在耍人家小姑娘么,咱们都知道秦一懒那……咳,那姑娘估计要绝望了。”

“怎么,你还真罩她了?”禅让从美女胸前抬起头来,菲薄的唇透出旖旎的情色。

裴礼抽了口烟,“这妞儿还挺有趣的。”

暧昧的暖色灯光下,俊男美女肆意扭动着娇躯,谁也没注意到中间那张沙发边有个穿白衬衫的女人半蜷着身子蹲在地上,那张尖尖小脸早已泪流满面。

从出租车上下来,弄弄请来侍者将醉死过去的秦一懒弄到自己房门口,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男人弄到自己床上,搞定后,她坐在床沿,视线从男人挺拔的双腿,精壮的腰身略过,来到了那张脸上。

不菲的出身,高不可攀的身世,给这个男人镀上了耀眼的光环。

可如果没有这些他仍然是上帝的宠儿。他有着完美的线条,深邃立体的轮廓,菲薄似上了胭脂般的唇很适合接吻,眼窝上曲卷长睫毛是女人戴假睫毛都没有的效果,这完全是一张让女人疯狂的脸。

纤长的手指从男人倨傲的下巴上划过,轻轻地,不带任何重要,弄弄俯下身望着这张脸,还有些红肿的双眸粹不及防划过一丝强烈的恨意。

“秦一懒……”咀嚼着两个字,她停在他眼窝上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开始颤抖,抖如筛糠。

过了几秒,她收回手抱着双臂,尖尖下巴顶在双膝上,突然很恐慌,不管是被他看上,还是上他的床,或赤裸相见,那都将成为她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她紧蹙起眉,巴掌大的脸上显出极大的挣扎犹豫之色。

第3章包养

他是秦一懒……,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这是禅让出的难题,如果不能让禅让满意,这一生,她或许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机会了,所以,她不能犹豫,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上天告诉我们,当我们没有选择余地的时候,就只能顺着命运既定的轨道走下去。

静坐了一个小时以上,弄弄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眼中那些液体最终干枯,再没有流出来的机会。

她站起身打开酒柜,选了最烈的一瓶酒,昂起脖子喝了大半,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摇摇晃晃走到床边。俯下身,对准秦一懒轻抿的唇,闭上眼,开始一下一下吻他。

两张柔软的唇贴合在一起,他身上的酒味冲刺在她鼻端,她本已经半醉,此刻更是有些晕晕乎乎。伸出有些麻木的舌,在他闭合上的唇瓣上来回舔吻,舌尖顶开他抿着的唇,她将舌尖探出去,最终停留在牙齿之上,再也没有更进一步。

身子有刹那的僵硬,她退而求其次,顺着唇往下,开始吻他的喉结,不轻不重的咬着,痴缠着……

与此同时,手很有技巧的隔着衣衫在他身上来回抚-摸,举起手去解他的衣衫扣子,她却怎么也克制不了自己颤抖的手臂,一下一下地抖的不成样子。

微微用力,她不耐的将他衬衣的扣子用了蛮力扯掉,他上身终于赤-裸,她蠕着娇娇小小的身子,肌肤贴上他的,从喉结开始往下吻他的胸,手指微挑,把玩着他胸前两点。

另外一只手来到精致的小腹处打着圈圈,犹豫了一下,手指继续往下,略过浓密的草丛,探到了他软软的垂着的东西。

弄弄昂起头,有些呆,他的那里太软了,完全没有半点要硬起来的感觉,这让她有些挫败,她的技巧难道真那么差?

“你是那啥,性-冷淡么?总不会比我还冷淡吧……”不辨情绪地笑了一声,她再接再厉俯下身吻他,吻的细致极了,舌尖缠绵在他两颗嫣红之上打着圈圈,时不时的用牙齿轻、咬、拉扯。

这样缱绻缠绵的吻,任何男人也抵抗不了。

如果和他一夜那么容易,禅让也不会让自己来。

揭开皮带,褪下他的裤子,看到仍然软软的睡在草丛中的……,弄弄眨了眨眼,又炸了眨眼,忽然有些不可抑止的烦躁。

她都这么挑-逗他了,他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身子下滑,用手握上他的……

她像倔强的小牛似的,开始来回动作逗着,可是没有用,他的那里就像是死的,没有半点反应,他的身子明明有些热起来,可这里却还是软软的睡着。

怎么办……

弄弄心慌意乱地蹙着眉,眼泪挂在睫毛上。

他是她弟弟唯一的希望,如果这次没办法使禅让满意,那么她绝对没有下一次的机会!

她不能,不能让他当个植物人一辈子!

狠了狠心,弄弄半垂下头,张开嘴……

酒劲使秦一懒额头胀痛,他半醉半醒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一幅让人血脉膨胀的淫-靡画面。

一个非常性-感的女人半跪在自己腿弯处,肌肤白皙,从里到外都透着粉色,浓密细腻的亚麻色卷发下是她光洁的额头。她此刻,微微垂着头,蹙着眉,睫毛上挂着晶莹水珠,下一秒,她张开嘴就……

他嘴角一挑,正想将这个女人踢开。

如果她没有抬头看他,他一脚将她踢开之后,或许他们永远不会再有交集。

似乎感觉到他醒来,她从他腿弯处抬起头来,秦一懒甚至看到挂在她睫毛上的那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就这样从她睫上坠下,与她性-感的身材所不符合的是,她有着一张一看就非常纯洁的脸蛋,这让秦一懒联想到了一个朋友偶尔说出的一句话——处-女的脸庞,荡-妇的身体。

她水汪汪的大眼中写着几分懵懂天真,唇像花瓣一样娇嫩,对上他的眼时,她一怔,下意识地露出一个娇憨笑容,瞬间,他感到不可思议,或者说是震惊。

 独家小情人:给你我的宠爱(宠弄弄)完结版小说阅读

他沉寂了许多年的兄弟,此刻正生龙活虎的跳跃着!

脸一下就沉了,他反身将她压在身下,无视她的抗拒,捧着她的头,在她嘴里勇往直前,动作凶狠的就像是饥渴了百年的恶狼,似乎要将她一口吞下。

“谁让你来的?禅让?”他一边动一边问。

“……唔。”弄弄睁大眼,醉眼迷蒙中映出他那双绝情绝欲般的黑眸,她只是呆呆地望着他。

根本不需要她的回答,他手指拧着她形状完美的胸,冷冷一笑,带着极致的颓败,动作却精悍,在她湿润的双眼中,闭眼享受极致的快感……

从背脊上腰身传来的麻麻酥酥感,让他线条凌厉的脸绷的紧,微抿的唇,透出两份柔软,鼻翼矜贵的扬起,发出愉悦的低吼声。

他品尝到了一种极致的,让人为之沉溺的感觉……

在她身上,他一次次的沉溺于这种肉-欲的快感中,像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不知餍足,无视她的求饶与哭泣,要了一次又一次……

弄弄以为一次就可以了,可这个夜晚男人不知餍足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天明将至,他拉上薄被盖在她淤泥不堪的身上,这才停下来。

“你的名字。”

“弄弄。”

他的手指还放在她胸前,闻言,重重地捏了一下,见她露出吃痛的表情,冷淡道:“我不接受小名或者艺名,不想让我将你家祖宗三代都挖掘出来,你最好告诉我你的本名。”

“宠弄弄。”弄弄放在被子下的手指紧紧攥着,脸上却露出疲惫的神情,“我是重名,姓宠。”

“禅让让你来的,为什么?”秦一懒清楚禅让绝不会没事给她送女人。

“我有个弟弟,是个植物人,我需要禅先生的医术,他让我来找你,在爱尔兰酒吧,将你给了我。条件是,和你上床……”

弄弄咬了一下唇,秦一懒突然伸手擒住她下巴,冷清的双眸对上她微愣的眼神,他面无表情地垂着眼,那双眸子有嘲弄的笑意倾斜出来,他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

弄弄拒绝,“我不当你的女人!”

“你别搞错了,只是泄-欲工具而已。”他放开手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她,“不要弄伤了自己,我对有瑕疵的女人没有好感。”

弄弄下意识的咬了一下唇。

他俯下身,很温柔的将手指放在她唇上抚了一下,轻声慢语道:“不要再咬唇,这么完美的唇形应该用来接吻。”

他的声音很柔和,可那双漂亮的美眸,却带着狼一般的凶狠,恶狠狠地盯着她。

“我的身体,我自己做主。”弄弄觉得这个男人危险的甚过于禅让,她放在薄被下的手指有轻微的颤抖,可这一切都抵不过面对这个男人时那种心理上的压迫和耻辱。

“从你成为我女人那一刻开始,你的身体就不再属于你。”他轻笑,冷冷淡淡的带着极致的颓废,分明很冷很淡,可他的语气邪恶又阴鸷,“上了我秦一懒的床,就是我的人。”

“上了你的床,就是你的人?谁定的规矩?”弄弄咬了咬牙,眼眸中流露出几分微光:“上过你床的人应该不少才是,才一夜而已,莫非你已经对我的身体开始留恋了?”

她那种不自知的娇憨神情配上嘲弄语气,有一种极致的性-感,偏偏又纯到了骨子里。

秦一懒见过的美人多的数不清,可还从来没见过宠弄弄这种,处-女的脸庞,荡-妇的身体,她简直演绎到了极致,那种懵懂娇憨中带着不自知的妩媚夹杂着清纯,是个男人都会疯狂。

他的身体又有了反应,下面一柱擎天。

微垂下眼看着,他突然就愉悦地笑了,“你是在无数爬我床的女人之中成为我第一个女人的人。”见她神情一窒,他挑了一下俊眉,懒懒地笑起来,“我这样说,你会不会高兴点?”

“不会。”

“为什么?”

眨眨眼,弄弄于是很诚实地说,“我并不希望成为我丈夫以外的男人之外的第一个女人,因为那样只会让他对我念念不忘。”

“你很有自信呢,不过你的身体的确有让男人念念不忘的资本,起码我上了你之后还是想继续上你……”秦一懒嘴角微挑,明明是很不正经的话,却被他说的一本正经,顿了顿,他调侃道:“你这么说,是希望我娶你做老婆?”

弄弄惊了一下:“秦先生,你别误会,我和你上床只是因为有求于禅让,我只想救我弟弟。”

“如果他让你和别人上床,你也会照做?”

撇了眼脸色正常的秦一懒,弄弄诚实地点头,“只要能救我弟弟。”

言下之意,只要能救她弟弟,禅让不管让她和谁上床,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她都会照做。

眸色一冷,秦一懒突然伸手擒住弄弄下巴,重重捏了一下,弄弄吃痛的瞪大眼,这一刻,他的表情阴沉到了极点,冷冷地威胁道:“记住,以后除了我不准上任何人的床。”

抿着唇,弄弄沉默。

他放松手上力道,手指在她似花瓣般娇艳的唇上抚过,骤然的,眼中升起两团火焰,那种强烈的欲-望的味道,仿佛要将人拆吃入腹,弄弄非常清楚,她已经不止在一个男人眼中看到这样的光芒。

“你……”

她心中一慌,秦一懒已经掀开了被子,大手一挥将她挣扎的身体压在身下,她还要挣扎,他懒懒睨她一眼,漫不经心的威胁:“如果想禅让去看你弟弟,就乖一点儿。如果还想挣扎也可以……有爪子的小猫咪我很乐意帮她修剪修剪。”

>>>>在线阅读<<<<